首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
新华报刊网
关闭
宝胜集团

价格秒杀房价 天价陵园变身“另类楼市”

价格秒杀房价 天价陵园变身“另类楼市”

在全国很多大城市,由于墓地供需失衡导致价格一路上扬。让人瞠目结舌的墓地价格,如高企的房价一样令人焦虑。

坚持以民为本 回应利益诉求

坚持从人民群众利益出发,就要围绕人民群众最关心的教育、医疗、养老、就业等热点和难点问题,统筹谋划,务实变革,让人民群众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。

股市:只有从严监管 才有健康未来

GDP增速逐年放缓趋势有望扭转

向我们的文化传统致敬

“文化自信,是更基础、更广泛、更深厚的自信。”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,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。

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价值内涵

引导好经济全球化方向,需要“众力”

中国华信

[老切看香江]香港零售业的求生之道

[老切看香江]香港零售业的求生之道

老切

现在,置身于香港铜锣湾等几大商业中心,仍能看到购物者的人潮,但跟前些年相比要大打折扣。

如何规制高利贷及其催收行为

为了正确看待高利贷及其催收问题,我们应从金融、社会、法律的三重视角予以全面审视。

  • 媒体评论员·潘洪其:  医改与百姓利益息息相关,评价医改成效关键要看百姓的实际感受——既包括“看病难”、“看病贵”是否得到了缓解,也包括是否享受到了满意的医疗服务。北京新医改能取得多大的成效,既要用实行医药分开,缓解“看病难”、“看病贵”来证明,也要用医院改善医疗服务,提升医疗服务质量证明,后一方面工作甚至更加任重而道远。

  • 经济专栏作家·谭浩俊:  要想推动楼市的健康有序发展,建立楼市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,就必须破解“土地财政”难题,让地方政府不再围着“土地财政”转,不再成为“土地财政”的奴隶。因为,如果房价是依靠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的,按照目前居民的购买能力和水平,是支撑不了如此高的房价的。就算存在某些投资、投机、炒作因素,没有有形之手在背后发挥作用,没有有形之手抬高地价,房价就不可能如此上涨,即便涨上去,也会很快下落。

  • 媒体评论员·祝乃娟:  基本养老金的改革最终以提高基本养老金的支付能力为终极依归,这不仅取决于中央较好的政策设计,同时也将取决于地方的落实,但是现实中各地执行力度也是千差万别的,政策设计应该尽快制定比较统一的标准,比如明确延迟退休的时间表,建立基本养老金动态调整机制,等等。另外,养老制度不仅包括了基本养老金改革,商业养老保险市场也应不断完善,同时探索多种养老形式比如居家养老、社区养老等模式。

  •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·董登新:  股民对政府过度依赖的格局必须被打破。A股市场的改革大计是一项长远制度安排,必须保持高度的战略性、连贯性和一致性,不应被一时的股指涨跌所绑架,更不能因为股指涨跌而动摇,改革安排必须与股指涨跌切割开来,并让它们之间保持足够的距离。改革预期带来股市的短期性波动,是十分正常的事,不必大惊小怪,更不必小题大做。

  • 《中国司法》杂志总编、研究员·刘武俊: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亟待在法治轨道上提速。公积金制度改革显然不仅仅局限于信息披露的常态化,不仅要公开账本也要强化监管,不仅要出台红头文件,更要尽快推进法律法规层面的顶层制度改革,抓紧全面修订现行《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》。希望正在大修中的《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》,给捆得过紧的公积金松绑,放宽公积金的提取条件,简化公积金的提取手续,扩大公积金的使用范围,允许与住房相关的支出都可使用,降低公积金贷款的门槛,同时也要依法严格监管公积金的用途。

  •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·巴曙松:金融去杠杆,去的是无资本支撑、脱离监管的杠杆,而金融杠杆的高低,应与经济增速、资本充足和监管要求相适应,一旦超过经济发展的速度,或者脱离资本的支撑,或者逃避监管的要求,那必将走向金融泡沫。去杠杆的过程,也是对金融机构考验的过程,如何实现业务结构的调整和优化,提高流动性管理的能力等是金融业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。而聚焦轻型化发展,是适应去杠杆进程的银行发展方向。

  •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·向松祚:

  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国企研究室主任·项安波:推动国企改革发展各项工作落到实处,需要释放人作为“主动资产”的主观能动性,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劳动。调动包括国有股东、国企负责人、骨干员工等在内的“人”的积极性,形成改革氛围,这将对国企改革和发展全局产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。

  •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·常修泽: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改革要“四线推进”。第一,优势企业“率先突围”,做优做大做强,比如装备制造业;第二,处置僵尸企业,关键是“保人不保企、淘企不淘人”;第三,把混合所有制作为国企改革的突破口;第四,探索完善国有企业新的治理模式。重点是建立企业经理人员市场化选拔任用机制,发挥企业家的作用。

  • 安信信托独立董事·余云辉国企改革可以是地方先行先改,找到突破口,探索新路径。地方国企改革最重要的意义在于“尝试”。因此,应当尽快推进落实容错机制,使地方国企放下包袱,解放思想,大胆尝试。地方国企在改革实践中积累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,对全面深化国企改革来说是非常宝贵的。未来国企改革新的经验将从地方先涌现出来。一些相对较为敏感、难度较大的改革任务,有必要在小范围内  由合格的产业管理公司授权行使公有制经济的经营权,发挥国有经济的组织作用和主导作用,既有利于提高企业的专业化管理水平,又有利于行业资源整合、联合科研攻关、避免重复投资和过度无序竞争,有利于提高宏观经济效益。因此,建立“全民所有,两权分离;政府监管,法人经营”的国有资产管理模式,组建合格的产业管理公司,是激发制度优势、着力体制机制的重要创新。

8诊股神器
9华南城网 美团

宣城探路农房抵押贷款唤醒沉睡资本

安徽宣城宣州区探索农房抵押贷款20年,一度因银行不良率过高导致探索停滞。去年底,宣州区被纳入全国农房抵押贷款试点,让这项基层探索重获生命力。